浮家不畏風兼浪,才罷炊煙,又裊茶煙,閒對沙鷗枕手眠。(清‧陶元藻)


浮家不畏風兼浪,才罷炊煙,
又裊茶煙,閒對沙鷗枕手眠。

(清‧陶元藻‧《采桑子‧桐廬舟中》節選)


【古話今談】
以漂浮的船為家的漁人,他們不畏懼風浪,照常生活。煮飯的炊煙才剛停止,又升起了裊裊茶煙。閒來無事時,就對著沙鷗枕手而眠。

【桑言桑語】
正因為不畏風浪、習慣了浮家泛宅,更能享受波濤平靜時的偷閒之樂--在裊裊的炊煙茶煙中,對著沙鷗高枕安眠,簡簡單單就很舒心。

【詩情畫意】
(秋天的富士山河口湖, 日本; by me)

【佳句拾遺】
  • 青草開時已過船,錦鱗躍處浪痕圓。
    竹葉酒,柳花氈,有意沙鷗伴我眠。
    (宋‧趙構‧《漁父詞》)
  • 浪花中一葉扁舟,睡煞江南煙雨。
    (元‧白賁‧《黑漆弩‧漁父》)

【試窺全豹】
浮家不畏風兼浪,才罷炊煙,
又裊茶煙,閒對沙鷗枕手眠。

晚來人靜禽魚聚,月上江邊,
纜繫巖邊,山影松聲共一船。(溫故知新→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