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不思量?除夢裡有時曾去。無據,和夢也新來不做。(宋‧趙佶)


憑寄離恨重重,這雙燕何曾,會人言語?
天遙地遠,萬水千山,知他故宮何處?
怎不思量?除夢裡有時曾去。
無據,和夢也新來不做。

(宋‧趙佶‧《燕山亭‧北行見杏花》節選)



【古話今談】

想託燕子幫我寄去重重的離愁別恨,這雙飛的燕子何曾聽懂我的話語?隔著遙遠的天地與無數的山水,又怎知故鄉的宮闕位於何處?怎麼可能不思念呢?除非是在夢裡,有時還曾回去曾經的家園。然而,夢終究是無法憑據的,何況最近連這無法憑據的夢也沒有再做了。

【桑言桑語】

想託燕子寄去離恨已經很無奈,更無奈的是燕子聽不懂人話、也不知道故園在何處。只能偶爾透過無可憑據的夢境返鄉已經很悲哀,更悲哀的是連夢也不做了,渺小的慰藉也幻滅了。詞人以層層推進的方式,表達出心中的無盡愁苦,讀來頗令人嘆息;再聯想到其身為亡國之君的身世,就更加感慨了。

【佳句拾遺】

  • 夢魂縱有也成虛,那堪和夢無?
    (宋‧晏幾道‧《阮郎歸》)
  • 買花載酒長安市,爭似家山見桃李?
    不枉東風吹客淚,
    相思難表,夢魂無據,惟有歸來是。
    (宋‧歐陽修‧《青玉案》)
    溫故知新→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