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酌徑就醉,夢涼天地寬。(宋‧鄭剛中)


新竹日以密,竹葉日以繁。
參差四窗外,小大皆琅玕。
隆暑方盛氣,勢欲焚山樊。
悠然此君子,不容至其間。
沮風如可人,亦復怡我顏。
黃錯開竹杪,放入月一彎。
綠陰隨合之,碎玉光斕斑。
我舉大榼酒,欲與風月歡。
清風不我留,月亦無一言。
獨酌徑就醉,夢涼天地寬。

(宋‧鄭剛中‧《大暑竹下獨酌》)



【古話今談】

新生的竹子一天比一天茂密,竹葉一天比一天繁多。四面的窗戶外,竹子高低參差不齊,無論大小都宛如珠玉美石。炎夏時節,暑氣正盛,就像要將整片山林給焚燒殆盡。這竹子可比姿態悠然的君子,不容暑氣來到此間作惡。濕熱的風變得可人,也讓我的表情舒展。竹子末梢忽然錯開,放入了一彎月光。碧綠林蔭隨即合上,月光如零碎的玉石絢麗燦爛。我舉起大大的酒杯,想要與風月把酒言歡。清風卻不為我停留,明月也沉默不發一語。我獨自酌酒、逕自喝醉,醉了便能進入涼爽的夢境,感覺天地更加寬闊。

【桑言桑語】

大暑之際,詩人獨自坐在竹下飲酒,欣賞竹林之美,享受竹林之涼爽,有時豪氣地舉杯邀明月清風,即使清風明月無語,仍能繼續自酌自飲,改到醉夢中去感覺天寬地闊。通篇讀來,堪稱是頗有文人雅趣的消暑方式。

【佳句拾遺】

  • 秀玉初成實,堪宜待鳳凰。
    竿竿青欲滴,個個綠生涼。
    迸砌妨階水,穿帘礙鼎香。
    莫搖清碎影,好夢正初長。
    (賈寶玉‧《大觀園題詠‧有鳳來儀》)(清‧曹雪芹‧《紅樓夢》)
    溫故知新→
  • 長風將明月,萬里到此堂。
    天遊本無待,邂逅今夕涼。
    北窗舊竹短,南窗新竹長。
    此君本無心,風月不相忘。
    道人方燕坐,萬物凝清光。
    不獨揖霜雪,似聞笙鶴翔。
    乃知一念靜,可洗千劫忙。
    明當攜麴生,往問安心方。
    (宋‧晁沖之‧《題劉路宣義風月堂》)
    溫故知新→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