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聲雞唱,馬嘶人起,又上長安道。(宋‧曹組)

田園有計歸須早,在家縱貧亦好。
南來北去何回了?
光陰送盡,可憐青鬢,暗逐流年老。

寂寥孤館殘燈照,鄉思驚時夢初覺。
落月蒼蒼關河曉。
一聲雞唱,馬嘶人起,又上長安道。


(宋‧曹組‧《青玉案》)


【古話今談】
如果有辦法回歸田園就得趁早呀,人在家鄉,縱使貧窮也仍然比較好。似這般東西南北來去奔波還要幾回才會結束?光陰流逝殆盡,可憐我烏青的鬢髮已暗暗隨著流年而枯老。
孤寂寥落的旅舍裡,燈火欲滅未滅,照見我從夢裡驚醒之際,對故鄉的思念。殘月西沉,關河昏暗,快要破曉了。忽然一聲雞啼,馬兒隨之嘶鳴,我也起身再度踏上通往長安的道路。

【桑言桑語】
對於長年南來北往的遊子而言,雞啼和馬嘶都像是一記記警鐘,好夢已經結束,又該起床,又要繼續奔波,又是無法回去家鄉的一天。

【詩情畫意】
(日出行腳; by me)

【佳句拾遺】
  • 晨雞初叫,昏鴉爭噪,哪個不去紅塵鬧!
    路遙遙,水迢迢,功名盡在長安道。
    今日少年明日老。
    山,依舊好。人,憔悴了。
    (元‧陳草庵‧《山坡羊》)
  • 客夢方在家,角聲已催曉。
    匆匆行人起,共怨角聲早。
    馬蹄終日踐冰霜,未到思回空斷腸。
    少貪夢裡還家樂,早起前山路正長。
    (宋‧歐陽修‧《奉使道中作》)
    溫故知新→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