淚眼問花花不語,亂紅飛過秋千去。(宋‧歐陽修)


庭院深深深幾許?楊柳堆煙,簾幕無重數。
玉勒雕鞍游冶處,樓高不見章臺路。

雨橫風狂三月暮。門掩黃昏,無計留春住。
淚眼問花花不語,亂紅飛過秋千去。


(宋‧歐陽修‧《蝶戀花》)



【古話今談】

庭院深深,究竟有多深呢?只見楊柳的翠色堆疊如煙霧,和數也數不清的一重重簾幕。豪華的車馬停在那人玩樂的場所,而我登上高樓,卻還是望不見通往章臺的道路。
狂風暴雨來襲,三月即將結束。儘管關上門、試圖遮蔽黃昏景色,依舊無法留住春天。我雙眼含著淚,再怎麼問花,花兒也不答話,亂紛紛的紅色花瓣旋即飛到了秋千之外。

【桑言桑語】

詞中女子待在深深庭院裡,望不見去尋歡作樂的那人,只能獨自含淚面對風雨、黃昏、不解語的花朵、飛過秋千的亂紅,想著無計挽留的春天,恰似自身那無可依憑的青春與愛情。悲哀層層堆積,讓深深庭院顯得更是幽怨和孤寂。

【佳句拾遺】

  • 殘春一夜狂風雨,斷送紅飛花落樹。
    人心花意待留春,春色無情容易去。
    (宋‧歐陽修‧《玉樓春》)
  • 幾日行雲何處去?忘了歸來,不道春將暮。
    百草千花寒食路,香車繫在誰家樹?
    淚眼倚樓頻獨語。雙燕來時,陌上相逢否?
    撩亂春愁如柳絮,依依夢裡無尋處。
    (五代‧馮延巳‧《鵲踏枝》)
    溫故知新→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