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卧已忘浮世事,小涼漸近早秋天。(宋‧陸游)


羸軀一夏困沉綿,不在林間即水邊。
高卧已忘浮世事,小涼漸近早秋天。
桔槔軋軋鳴幽圃,舴艋遙遙入暮煙。
餘日無多那諱得,逢人自笑說明年。

(宋‧陸游‧《小涼》)



【古話今談】

一整個夏天,我抱著羸弱的身軀,睏倦的病情纏綿未癒,不是待在林間就是待在水邊養病。高枕而臥,已忘了浮沉無定的世事。感覺微涼,天候漸漸來到了初秋。幽靜的園圃裡,汲水用的桔槔軋軋作響。舴艋小舟行向遠方,最終沒入日暮晚煙之中。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,哪還要避諱什麼,遇到人們也能逕自笑著說起明年。

【桑言桑語】

當時序進入秋天,且忘記苦熱,感覺微涼的風、幽靜的風景;當人生進入秋天,且忘記病弱的身體、無常的世事,享受當下的美好,坦然面對過去現在與未來。

【佳句拾遺】

  • 幽僻囂塵外,清涼水木間。
    臥風秋拂簟,步月夜開關。
    且得身安泰,從他世險艱。
    但休爭要路,不必入深山。
    軒鶴留何用,泉魚放不還。
    誰人知此味,臨老十年閒。
    (唐‧白居易‧《幽居早秋閒詠》)
  • 棋局可觀浮世理,燈花應為好詩開。
    獨無宋玉悲歌念,但喜新涼入酒杯。
    (宋‧陳與義‧《夜雨》)

小窗閒共情話(目前沒有留言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